快捷搜索:  as

叶欢玲:叶家乌贼——亲爱冤家

两个白叟头发银白,坐在餐厅靠走廊处。办事员端上菜,男的一脸和顺,把甜品递给老妇,透明的羽觞里,橘色甜品晶莹剔透,看起来像果冻。老妇拿起茶匙,舀一匙甜品送进口中,就眯起眼来,幸福满意的样子。途经的我被那情景吸引住,停下脚步盯着瞧。老妇眉眼下垂,皱纹密布,早就不是老老师昔时依恋她时,清秀可人、相貌倾城的样子。不光表面,她的体魄,也受到岁月摧残,佝偻着背,行走不便,坐着的并非餐厅椅凳,而是轮椅!

少年伉俪老来伴。若干鸳鸯良俦结为连理时,恩恩爱爱,矢志不移;婚后生活习气各别,教化子女意见纷争,家务琐事疲累,养家糊口辛劳……相依相伴大年夜半辈子,孩子长大年夜离家后,对付夙夜迟早相处的老伴,只剩怨与恨,怎么看对方都极不顺眼。爱烟消云散?“真不明白,曩昔我怎么不长眼,竟看上你这个糟老头(唠叨妇)?”听老老师、老太太提起另一半,字字句句,都是不满;脸上神色,充溢怨怼,我不由得悬想他们心坎是否隐着这句对白。

“你不懂啊!你们不懂……”有一次,马伯伯长叹一口气奉告父亲,自从马太太去世,他每天一人在家,对着空荡荡的屋子不知要做什么,做什么都无精打采,想开口措辞,也不懂找谁去!“孩子呢?没来看你?”“当然有。可是孩子事情忙,又有自己的家庭,回来只是一会儿,哪有光阴听你啰烦琐嗦。”这时刻,他才怀念起老伴。父亲转告我此事之时,我哼了一声,脑海涌现的是过往一幕。犹记得马婶婶在世时,马伯伯悄然奉告父亲,他逐日找饰辞到商号去,一坐坐上老半天,美其名是监督接手买卖的儿子,着实是想避开在家与老伴大年夜眼瞪小眼,听她刺刺不休,自己一听就冒火……

相濡以沫钟爱平生

马伯伯啊马伯伯!前人说,子欲养而亲不待;我说,夫欲惜而妻已亡。何止马伯伯!猪肉嫂不也一样。猪肉叔生前老忙进忙出,进货出货,切肉卖肉,爬上屋顶修破瓦,打开盖子净水沟……猪肉嫂整天打扮得漂漂亮亮,认真收账。提起猪肉叔,她必然摇头叹气喊命苦:“他没本事,嫁给他,害我一身猪肉味!”如今猪肉叔走啦,疾病把他带往另个天下。过了几十年,猪肉嫂照样不习气。与母亲聊几句,就提起自己多寥寂,养了十来只猫只会吃,只会叫。现在才知道老师好!她说,想念也没法子相见了。

像《铁达尼号》那样用一辈子韶光把回忆赓续美化升华、没经历过长相厮守的不朽爱情故事,我们大概听多了;真正无论顺境或窘境,富有或贫穷,康健或疾病,青春或大哥,都和衷共济,患难与共,安危与共,恩爱到老如初始者,究竟有若干?

我的思绪就这么飘远,又游移回来。目下这名老老师,自然也不再是昔时让老太太心动的小伙子,俊朗威武。他头发稀少,格子微胖。但老太太回望他的眼神,依然充溢敬佩和关爱。

我紧握伴侣的手,怦然心动;一动不动,伴侣也沉浸于目下的温馨。“你看,”伴侣问我:“谁说没有到老还很恩爱的伉俪?”我呵呵一笑,痛快地把头埋进他怀中,闭目勾勒对未来的向往。互敬互爱,互信互勉,互谅互让,相濡以沫,钟爱平生!是的,我乐意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